TWD_GP_309_0815_0458

Episode 9 自取滅亡

等了兩個月,【陰屍路】下半場總算回來了。繼上集戴瑞淪陷伍德伯里社區讓一干粉絲在不安與擔憂中熬過兩個月,瑞克果然選擇返頭嘗試救出一路與眾人患難與共的好兄弟戴瑞,沒辜負同伴與觀眾視他為領導的位置。可惜梅爾實在太作惡多端,連戴瑞的功勞簿都沒法抵銷梅爾的罪孽,完全不受眾人接納,戴瑞毅然決然選擇與梅爾同進退,放棄了一路相扶相持的同伴。

刀女米瓊恩的處境也岌岌可危,因為汲汲營營要報追殺之仇,不僅得不償失,意外加深州長扭曲的心理人格,為監獄的未來埋下殺機,更不受瑞克等人接納,唯一一個容身之處即將面臨落空。泰利斯百般示誠的時機太晚,偏偏在監獄經歷一場動盪後才出現,對活人再難信賴的瑞克此刻也不願給予活路,恐再失生力軍。

看到此,相信不少人都覺得很無力,劇組在這一集同時讓兩方人馬承受動盪不安的紛亂,作為兩方領袖的州長與瑞克也都面臨紊亂的思緒,各自都讓同伴感受到驚恐害怕。這其實有種打亂歸零,讓兩派人馬同時在同個起跑點再彼此較勁的味道,只端看作為領袖的誰能最快振作,整兵備戰。

州長對安德莉亞的態度開始出現轉變,這意味著對瑞克黨的憤恨多少增添州長對安德莉亞的疑心,不過安德莉亞仍對真相一知半解,試圖幫處在憤怒的州長安撫社區的百姓。其實我對安德莉亞的安危越發抱持著不安,回歸後的州長已明顯展現出令人發寒的一面,而安德莉亞的存在,是作為兩派人馬的調合劑又或成為州長牽制瑞克等人的一支棋,機率恐怕還是後者為大。

TWD_GP_310_0827_0336

Episode 10 歸屬

在劇情中,瑞克的幻覺似乎又更加嚴重了,可以看出他的幻覺嚴重到做出影響自己判斷甚至讓同伴感覺不合理的決定,比方踢走泰利斯一群人,這在極度需要幫手的大夥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瑞克從一開始的幻聽嚴重到變成幻覺,無疑是心中的自責正在逐步擴大,他對蘿莉的枉死一直處在懲罰自己的階段,導致自己的神智面臨失常。瑞克的舉止雖說頗令人跳腳,感覺就像扶不起的阿斗,畢竟蘿莉的死萬般無法譴責他,但他一直處在精神耗弱的狀態,歸咎還是因自己放走了讓眾人承受生離死別的那個監獄壞小子,誰讓壞小子這麼命硬,這麼多行屍竟沒一個咬得到他。

這集還是能看出蘿莉對瑞克的影響如此之大,瑞克的自責恐怕還帶著這段日子以來對蘿莉的不理不睬,及沒來得及見蘿莉最後一面的遺憾。觀眾想知悉瑞克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振作,這恐怕是不短的過渡期,不過瑞克願意接受幫助,向赫塞爾說出自己失常的原因,相信是個好的開端,而州長在後頭的虎視眈眈,應該還是可以代觀眾逼瑞克暫時振作精神的。

戴瑞的出走對陰屍迷而言相信是個大打擊,也是卡蘿的打擊,呵。梅爾果然不是吃素的,回到弟弟身邊,反讓觀眾知悉了當時還在亞特蘭大郊區時,兄弟倆原本意圖搶劫眾人的真相,這點應當是劇組鋪陳戴瑞過往與現今的對比。雖然不肯割捨親情,但戴瑞對離開眾人似乎更顯得鬱鬱寡歡。其實戴瑞在團隊中成為核心成員,被眾人需要的這點是他成長為一個負責有安全感的成熟男人,對團隊的真心付出也潛移默化導正了梅爾過去以來對他壞的影響,相比【陰屍路】第一季,梅爾二人在團隊就可看出是對不受人歡迎的兄弟檔,那時眾人對他兄弟倆存在的可有可無,與現今戴瑞受人愛戴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一個善心就能改變眾人對他的看法,甚至被眾人需要,他回到梅爾身邊,無疑是抹滅這段日子來,他從被動到主動為團隊付出的努力及真心,一個讓他不論身在哪,只要有同伴就能感受到的一種對家的依戀。橋頭的行屍劇情是戴瑞小小的轉捩點,那一家人寧可受行屍攻擊也不肯失散,戴瑞湧起的就是當初不求報答只一無反顧保護大家,一種相依相存的情感。劇組真是佛心來著,只讓戴瑞小小出走了一會兒,就替觀眾化解了擔心,堅定戴瑞返回監獄與眾人共存的決定。

那段他與梅爾救出陌生人後在樹林爭執的劇情,其實已經顯現戴瑞將同伴視作家人的感情,即使梅爾仍重提舊帳,戴瑞依然為瑞克等人理論,這點說明了梅爾再無法影響戴瑞堅持做個眾人現今看待他的模樣,一個負責有安全感的成員。梅爾到此不隨著戴瑞冒險返回監獄也不行了,戴瑞已不賣他親情的帳,梅爾也只好提著腦袋試圖向眾人討好才行。有點好玩的,梅爾感覺總有點在吃瑞克的醋,對戴瑞與瑞克兩人的交情像親兄弟一樣顯得很吃味。

劇組無端端描述客座演員的身世背景,只有堪將大任或領便當二擇一,阿克塞爾就是後者,幾集來沒什麼付出只知道找女人聊天,能撐這些集也賺了。至於州長仍在意圖穩住安德莉亞的疑心,甚至不斷甜言蜜語,哄安德莉亞才是真正的領導人才,看到此,觀眾除了罵安德莉亞一聲蠢女人實在也不能做什麼。畢竟真相只要到監獄問一問瑞克等人就能釋疑,但劇組到現在還是不肯將安德莉亞放出去,影迷只能窮擔心。我懷疑劇組一直壓著安德莉亞這條線,應當是作為後期劇情的最大衝突點,或許州長要面對的最大對手並非瑞克,而是安德莉亞也說不定。

還值得擔心的,就是受到州長暴虐對待的葛倫和瑪姬,這件事似乎造成他倆愛情的爭端,也成為葛倫驟變暴躁的陰影。州長終於瞞著安德莉亞來到監獄生事了,危急的開端,瑞克等人要如何應變,泰利斯又會在什麼情況再度與眾人會合,就請拭目以待。

TWD_GP_311

Episode 11 我是不是猶大

這集還是很折磨人,劇組不僅拼命在堆疊衝突的爆發力,還不斷把瑞克黨壓在無法透口氣的深海裡,安德莉亞來了又走了,對滾過幾次床又不斷說謊話的州長猶豫不決;泰利斯來了又走了,無端被瑞克拿槍指著鼻子而嚇得戚戚焉,州長的逢人先示三分好果然順利取信他們。劇組明顯就是要把瑞克黨處在一種叫天不應的程度,於是大刀闊斧把原本該身在瑞克陣營的兩大好手,安德莉亞與泰利斯給遣開,營造螳臂擋車的局面,的確非常折騰觀眾。

我只能說戰火一旦爆發時,影迷就要有心理準備了,因為瑞克黨可以下去領便當的串場演員完全沒有了,沒有了!會犧牲誰從此不再出現第四季,還是祈禱吧--好啦,我不該故意在這裡製造驚悚,畢竟我相信定位被劇組改編的安德莉亞與泰利斯一前一後到達伍德伯里社區,在後面最重要的幾集,應當是作為反轉劣勢的關鍵,安德莉亞與泰利斯總不會一個白滾床單一個白吃飯吧。

這當中如果要說誰是我最不想看他下去領便當的,我首推赫塞爾,儘管現今他是當中最心有餘而力不足的人,但他的存在我覺得對瑞克對團隊而言很重要,尤其是他的醫療技能(雖然是獸醫)。話說從前,戴爾一直是我認為劇組砍得太心急的角色,劇組是不是考量戴爾將會與赫塞爾的功能重複而作此決定不得而知,不過赫塞爾現階段的確在重複過往戴爾存在在團隊的功能,一種柔化影響眾人明智的意義。

赫塞爾又有一點明顯與戴爾不同,就是他還保有讓瑞克等人視他為精神領導的地位,在重要時刻能喝醒或罵醒瑞克,這跟戴爾在第二季總讓成員嫌他為無用老人有分別。因為與瑞克作為兩方領袖一同渡過磨合,瑞克看待赫塞爾的態度,還是存有王與王的對話,儘管赫塞爾將話事權讓給瑞克。瑞克尊重他不僅是因為他曾是農場地主,願意由瑞克帶領成員無條件信任的將自己與家人交託給瑞克,更多的是赫塞爾有著冷眼旁觀給予眾人一種安定的智者形象,這讓瑞克總能輕易將自己心底話及失常的原因透露給赫塞爾。

在這集中,我個人非常贊同赫塞爾的考量,大丈夫能屈能伸,與強大的敵人硬碰硬絕非明智,尤其多數人又抱著報仇的心態居多,難聽點的,那是置其他人的安危於外,衝動的想玉石俱焚。現今的局面就在於敵人在暗,州長不過率幾個人突襲,就讓瑞克黨再添冤魂,赫塞爾的考量絕非貪生怕死,而是彈盡人絕。

赫塞爾意圖試探梅爾的劇情讓我覺得是這集的亮點,我原本以為赫塞爾是前去質問或痛罵梅爾為何要欺負瑪姬的說,但這老人太深謀遠慮了,不僅一點都不提此事,還暗暗估測著梅爾的態度。梅爾的反應也頗令人玩味,他面對赫塞爾時內心應該挺複雜,當初沒有赫塞爾願意收留瑞克等人,他與戴瑞重逢恐是遙遙無期,可偏偏他又曾如此對待過瑪姬。梅爾難得會在旁人面前表現友好,不敢過早說善意,若沒有赫塞爾以大度的姿態早先與梅爾進行談話,梅爾恐怕不會這麼早願意低頭與米瓊恩嘗試化解嫌隙。先不管梅爾的示誠是否為了求生,但能先馴服一匹野狼總是好事。

瑞克的危險程度比起第二季的夏恩真的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他一意推開可以作為幫手的陌生人,取決的只在於這些人是否具有威脅性,而不在於團隊現今最重要的需求,壓抑的憤怒也讓眾人面臨暴露在危險的處境。精神狀態處在崩潰邊緣,這點讓瑞克似乎忘了當初在格林農場時,是如何痴纏著赫塞爾收留,忘了這些陌生人的處境就如同當初的自己。

卡爾在第三季的迅速成熟,最拍案叫絕的莫過於此集叫父親卸下領袖地位,這說明瑞克現今的不適任度,連一向信任他並聽命行事的卡爾也產生質疑。這些話無疑由卡爾挑明來說最適切,由旁人說多少有種挑釁又或你已不值得我信任的味道,無可避免容易造成團隊分裂,由卡爾直接了當提醒,瑞克至少會反省自己身為父親該有的榜樣,無論如何,自己崩潰的模樣最失望的莫過於還是家人。

TWD_GP_312_0912_0266

Episode 12 清除

要花多久時間或多少心血才能信任一個人?尾聲時的瑞克展露了久違的笑容,無疑來自卡爾對米瓊恩的最佳評斷──她跟我們是一路人。因為面對共同敵人或相同利益(生存)才勉為其難結伴,這點是瑞克對米瓊恩抱持懷疑的臻結,沒法交付真心,就像睡覺必須提起十二分精神提防,折磨的不僅心智還有身體。

自格林農場後,觀眾或許會質疑瑞克在乎的只有劫後餘生的農場同伴,卻對陌生人實生殺大權,在末世環境此舉似乎頗為不智。不過環境是倒退的,文明自然野蠻,人類在末世中也倒回成為適強汰弱,只以求生為本能,以地盤劃分界線的動物而已。瑞克無法對待米瓊恩如同對待戴瑞等人,那是患難與共的情感,是瑞克的理智還在文明世界階段培養的信賴,與經歷動盪後開始將生存適應這個人吃人世界的瑞克早絕大不同,就如同動物看待外來者是否具有威脅性為先。

米瓊恩是值得剖析的角色,從出場到與瑞克等人相處一段時間,始終讓自己維持著低調、不介入的旁觀者。或者說,她聰明的以距離來展現自己的友好,不以激進的方式要求瑞克等人接納,對方提防她時,她一樣用求生本能觀察這個團體是否值得加入,保持一種欲斷能斷的關係。

米瓊恩看似高傲,但與上集她與安德莉亞簡短的對話及這集的態度,米瓊恩已邁過瑞克現今正煎熬的過渡期。文明崩塌、無所適從、絕望崩潰直到生存凌駕所有的慾望為上,米瓊恩實則是瑞克渡過整體調適後的樣本。她與安德莉亞的分歧,差別就在於安德莉亞看州長是以人性的角度,米瓊恩卻是以獸性的角度,她看到的州長是披著羊皮的狼,意圖找機會舔噬無辜之人的鮮血,是只有動物本能才嗅得出的威脅。對米瓊恩而言,瑞克的威脅性低多了,不過就是個遍體鱗傷遇到侵犯就慌不擇口、企圖用全身的刺嚇退敵人的小動物,一個正經歷她煎熬過程的可憐人。對待這種人,米瓊恩無怪乎採取保持距離的態度。

與其說瑞克在劫後餘生後以極其嚴苛的方式篩選同伴,倒不如看作米瓊恩用動物本能逐日緩減瑞克的戒心,直到能彼此共享同一碗食物為止。瑞克在尾聲時的安心笑容,我想許多觀眾也安心了吧,一直被瑞克排除在外不予信任的米瓊恩,終於從這集開始,能讓觀眾開始期待米瓊恩正式成為團體一員的戰鬥好手了。

這集出場的人物雖然只有四個,不過整體表現卻優於前頭幾集,營造出令人徒嘆不勝唏噓的末日氛圍。許久未見的摩根終於在此集回歸,他的狀態充分表現出人在孤獨環境所流洩的絕望感,與荒涼的小鎮對應,的確可以在讓觀眾感受到對於末世的悽涼。意外的是劇組竟然還是放走一個能對瑞克大添助力的生力軍,與原著作了不同改變,壞蛋劇組到底安得什麼心啊。

TWD_GP_313_1009_0234

Episode 13 箭在弦上

本集瑞克與州長終於正式見面,進行一場王對王的談判,這就是說:安德莉亞,男人談正經事的時候,女人永遠只能乖乖退下。雖說第三季有個州長那樣強大的敵人對立點不斷舖疊層層衝突,好在季末來個大爆點,不過等候兩方人馬真正對峙的時間是挺冗長的,誰讓這就是第三季的主軸。不同上半季有較多驚險刺激的劇情,下半季較溫和的步調,感覺劇組明顯想表達──是的,上半季如你們所願殺很多殭屍了,下半季該乖乖坐著聽我們講故事──風雨欲來的黑暗時刻。

這場談判就我個人感覺,是非常無趣的,一個並非必須存在卻又得依照劇情而走的無趣。換句話說,談判存在的理由,是州長敷衍給安德莉亞看的假誠意;是瑞克賣面子給安德莉亞的人情。兩個領袖心中其實都有一個非常確定的答案,就是開火,畢竟照州長早先的突襲與瑞克視生人為畏途的狀態,談判什麼的早就沒有意義;安德莉亞的奔走交涉只有一句話形容,多此一舉。而這多此一舉的前提,就是劇組因為改編將安德莉亞放置在州長陣營,讓她形成兩方人馬的拉鋸戰,為的恐怕還是劇組想讓安德莉亞作出什麼令觀眾意想不到的舉動,起碼整個第三季壓著安德莉亞這條線,總不能只讓她和州長滾床單而已吧。

談判唯一的亮點,大概就是兩人彼此的對比,瘋狗一隻的州長佯裝文明理智,而真正心中還存有殘餘文明的瑞克卻表現得像瘋狗,兩人都用假態勢在秤對方的斤兩,在摸對方的心思。倉裡倉外也形成有趣的對照,瑞克與州長是劍拔弩張的局面,倉外的人卻早從對峙淡化一片輕鬆態勢了。

上集鋪排米瓊恩與瑞克父子單獨外出的劇情是有意義的,是奠定米瓊恩成為瑞克陣營的基礎,而後在本集獲得瑞克保全米瓊恩性命的關鍵。瑞克的智慧在這集表露無疑,他沒將州長的條件告知眾人,就是不想大夥將米瓊恩視作活箭靶,一個無須再將團體分裂的決定。這點也是瑞克的為難之處,他即使知悉州長表裡不一,心中卻還是有點希望交換米瓊恩真的可以換來眾人的安全,但是過不了的是自己的良心。

這個為難縱是理智者如赫塞爾也是解答不出的,只壞在米瓊恩出現的時機太晚,與大夥的革命情感培養的還不夠,還不夠眾人一心一意願意保全她,無法達到全部人願意犧牲安危如同像解救戴瑞那般,可以豁出了命勇闖敵營。至少在瑞克心中還不夠。這個條件若是要求交換戴瑞或其他人,瑞克是連考慮都不用的。不過相信瑞克早已經做好抉擇,努力為自己爭取信任位置的米瓊恩應當還是值得他冒一次險。

陰屍路3-14

Episode 14 獵物

安德莉亞在這集末路狂奔,相信已經充分感受到米瓊恩曾被追殺的經歷,我想此刻即使用『後悔』還不足以形容,也無法讓觀眾僅僅用『妳早該看清了』來責難,畢竟整整第三季觀眾看安德莉亞沉迷溫暖的床卻無識人之明,這集可能讓不少影迷大快人心。這點恐怕也成為安德莉亞往後無法忘懷的教訓。有意思的是,片頭短暫回溯去年冬季安德莉亞與米瓊恩相依為命的情節,雖僅能推敲出米瓊恩與她隨行的行屍寵物不如觀眾所想曾是親近的關係--也或者太親近而受到背叛,但值得探究的,米瓊恩對陌生人忌諱防備的態度或許就是那雙行屍寵物衍生來的教訓。一個讓她從此不肯輕易信任且仍讓觀眾無法揣測她過去經歷的教訓。

米瓊恩說起兩行屍,抗拒的眼神就如同當時抗拒州長-菲利普的神色相似,我不敢說安德莉亞在這集受到的教訓可呼應片頭的米瓊恩,但經過這起事件,安德莉亞短期內恐怕也如米瓊恩一般,再不敢隨便相信陌生人了。其實整個第三季,可以用最接了當的的一句話貫穿--生人勿近,大抵也能作為第三季的主軸,不提菲利普,就連瑞克也不如以往值得讓人信任,這兩個領袖不管對團體還是對前來求助的陌生人,都讓人有了『保持距離為妙』的氛圍。不管如何,我們還是該慶幸安德莉亞省悟了吧,雖然有點晚。

此集的亮點絕對非州長莫屬,電視版的菲利普這個人物的飽和,是原著漫畫無法比擬,在於原著只能表現片面的特質,一個無須得經受教訓就能瞧出的黑暗人物。但是在這裡,或者說用安德莉亞的視角,菲利普是能讓人一頭栽入的深淵,而且還栽得歡天喜地無法自拔。菲利普這個偽救世主,不同瑞克總是一馬當先犧牲奉獻來贏得同伴信賴--還贏得很累,他靠的是一張見人說人話的嘴和一些願意替他幹骯髒事的手下,用的是提供安全與糧水的條件,儘管糧水取得方式殘忍且無情,但就夠了讓一堆人前仆後繼依靠,即使是安德莉亞也無可避免。旁觀者如觀眾,總會無法理解這群居民何以這麼蠢,安德莉亞與泰利斯何以這麼蠢,明知菲利普是超腹黑人物竟也查覺不出,但其實只要生存二字就足夠了,足夠他們這麼蠢。

菲利普後期追捕安德莉亞的情節是下半季來最能表現驚悚的片段,也暫時讓我忘卻劇組到底還要說多久故事的不耐。劇組大玩恐怖電影的橋段,安德莉亞成了驚懼的受害人,一面躲藏菲利普的追捕,一面又得提防行屍從中搗亂,驚悚的氣氛流竄在後半集的故事,教人不由得為安德莉亞能否逃出生天而緊張。劇情張力表現的可圈可點,由人來呈現驚悚,也襯出活人與行屍不同分別的可怕,如果說見人就咬的行屍是表現人們外在的壓迫感,那人的可怕就是心靈的折磨。

當然鑒於劇組下半季又開始大嘴巴只顧說故事,期盼州長快些窮途末日,瑞克黨安全逃過一劫的影迷只怕也日漸增多,這麼鉅細靡遺的劇情恐過於冗長,教人頻呼不耐了。儘管第三季深刻表現出人心的陰暗面,但對不少只想求刺激的觀眾而言也已累生疲態,安德莉亞的支線埋得比第二季眾人多集找尋蘇非亞的支線還長,這點也無法怪觀眾的不耐煩了。在這集中還值得關注的,就是暗地搗亂菲利普陰謀的泰利斯,擅於記恨的州長還不知會如何教訓這個問題人物,觀眾拭目以待吧。

摩登美人
本文同步於Miss Modern Look摩登美人線上雜誌-「紫沅愛看戲-英美影集專欄」


212015224

Episode 15 這悲情的人生

瑞克的決定並不出乎意料,團體三巨頭努力遮掩自己的良心後,還是達到共識為爭取一線生機而交換米瓊恩,不過在此請容我先自我消音一下──逼逼逼!對啦,紫沅有些不爽了,為何劇組要讓弩男流下男兒淚呢?梅爾轉變的過程雖說緩慢且成效不多,但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他的確為弟弟有心想做些改變,這樣一個大叔型弟控,怎麼也不該讓他這麼快領行屍便當吧。弟控何其少,該珍惜的啊。

我無法對梅爾的死感到大快人心,弟控這一點就是很大的主因,而這點赫塞爾首當發現──梅爾或許不守規則,但絕不能低估他對自己弟弟的忠誠。換言之,赫塞爾願意率先給予信任,源自梅爾對手足的重視,這樣的人壞不到六親不認的地步,絕對有其改邪歸正的空間。可惜空間不是觀眾吝於給予,而是為了劇情不得以作出犧牲,一個透過梅爾言行讓觀眾看到他自以為不容於世而作出自我放逐的犧牲。

梅爾對融入瑞克黨有多心灰意冷?孤單的人看世界是淒涼的,單純的人看世界是純粹的;而惡魔呢,他看的世界是地獄,如同梅爾,一雙惡魔的眼睛看到的是大家對他投以防備及蔑視的目光。在伍德伯里時,不少同他如惡魔的人一塊幹骯髒事,一樣在地獄卻因同陷其中反不痛苦,來了監獄,眾人的目光成了他的凌遲。於是他消沉,自尋樂子,只為了那雙不同於眾人的目光而留下來,或許他也只能從弟弟眼中感受些還身處天堂的滋味。梅爾即便嘗試做些改變,自發性替監獄阻擋伍德伯里的攻擊,又或努力壓制自己暴躁難控的個性,甚至願意應戴瑞要求主動示軟求取原諒,但還是只有一句話能形容他的困境:天理昭彰,報應不爽。

他犯下的種種罪孽短期內無法讓眾人化解憤恨,於是到了這集無可避免讓劇組將他作為首要犧牲達到償罪的目標。我對梅爾的緩慢改變原是很期待的,期待他還能在第四季為了戴瑞的安危而努力,期待他成為瑞克的左右手卻有著不同於戴瑞的風貌進而在團體裡激出新鮮火花,可惜以後看不到了,我寧可見他戴功贖罪也不要他為劇情而俐落犧牲。

梅爾的改變雖然緩慢,在這集還是大躍進,整集可說是梅爾從惡魔的心境轉換成為人的歷程,而這過程卻是痛苦的。與戴瑞重逢無疑是梅爾開始行進滌清罪孽的第一步,在於戴瑞的存在讓他重持人性,但人性就會讓他慢慢感受到先前不在乎的所有一切。他開始在乎監獄裡的眾人投來的眼光,在乎所做的改變仍是不容諒解,在乎大家仍當他是惡魔,梅爾只能消極的讓自己成為局外人,消極的當自己不是監獄一份子,好自欺對這一切完全不在乎,但消極還不足以化解他對自己的批判。

陰屍路3-15

讓米瓊恩作為梅爾最後一段路的同伴,其實是有著救贖的意義,除了他倆曾是彼此對立的局面,卻也同是不容存在於監獄的人;一個是被拱出去送死的人肉沙包,一個是被眾人鄙屑的活人垃圾。米瓊恩有著與梅爾相似的心境,就是這段日子來,壓制自己的獨特融入這個監獄,忍著總是被瑞克咆哮要趕她出去的威脅,一步步努力與大家成為生命共同體。她做的絕對比梅爾來得多,在知悉自己被拱出去送死的那刻,也絕對比梅爾有權利拋棄監獄。我們無法知悉米瓊恩是否也察覺梅爾的轉變,但這個向來識人嚴謹且對生存抱著異常堅持的女人,一路來卻選擇靜觀其變,反常地呈現出與過往不同的表現,這多少是對梅爾存著感同身受。

米瓊恩是個敏銳的人,什麼樣的人會在意自己殺了多少人,清楚自己到底埋葬多少無辜生命,說起這些卻不帶著洋洋自得,反似是沉重的枷鎖,一個令梅爾自己認定再也返不回過去的枷鎖。米瓊恩在見識過州長那面人頭之牆,詫異他將這些人頭作為勝利的表徵後,又怎會不察覺梅爾肩上扛著無數人命的沉重,如梅爾不若自己想的是個沒有感情的惡魔,那這一切只是為了生存而逼自己拋棄人性。

即便我們被眾人認定沒有存在價值,被認定可以拋棄,但我們還是有機會翻轉眾人的偏見,只當選擇做與不做──這是米瓊恩積極為梅爾做的救贖,一個選擇的機會,也是米瓊恩寧可忍下自己被眾人拉去送死的怨恨也要換來一個救贖的機會。梅爾被救贖了,但他選擇的卻是比米瓊恩更為激進的方式,犧牲如惡魔的自己。這當頭他想的恐還是只有戴瑞,一個當初幾乎受自己影響險些踏入惡魔之路的弟弟,卻在分隔的這段日子與瑞克這群人相扶相持,也是這群人讓戴瑞改頭換面,依賴之深早超出梅爾所想,於是他不能再回去,不能再讓戴瑞有個在他耳邊惡魔私語的自己。他能做的,也唯有用眾人將他當做惡魔的印象,用惡魔的手法替監獄剷除這些邪惡,只有這方法才讓他自在,讓戴瑞安全就等同是他的救贖了。

在這集中,還不能忽視的是瑞克的表現,整個第三季,瑞克選擇了專斷獨行,鞭策眾人堅持求生之意,效果如何有目共睹。他帶領大家完成不可能完成的壯舉,帶領大家躲過一整個困厄的冬季,但也在過程中,瑞克逐漸失去一些存藏人性的東西,比方理智、客觀、同理心甚或憐憫。專斷獨行讓他能挺過困境,因為環境也的確不容有額外的反對聲音,不過瑞克卻忘了在得來安定時,獨裁並不能為他得來更多的贊同。當然我們也看到,因為一些人性的消逝,瑞克做出了令眾人暗自無法茍同的判斷,甚至影響了團體安危,這恐是瑞克現今最急於該做的轉變。

我們對瑞克還是可以抱著期待的,在第二季中他對文明理智的堅持,敵不過夏恩拋棄人性進而分裂團體的結果,在第三季他選擇獨裁拋棄可能影響生存的人性,仍依然無法換來團體的安全;瑞克兩季來的極端選擇與改變,會否在未來的第四季,融合成了一個全新的瑞克,相信這兩條路的優弊,聰明智慧如他,也應懂得如何汰弊擇優讓自己更適合擔當一個好領袖了。觀眾千萬也別忘了,下集即將迎來第三季大結局喔。

摩登美人
本文同步於Miss Modern Look摩登美人線上雜誌-「紫沅愛看戲-英美影集專欄」


TWD_GP_316_1130_0451

Episode 16 第三季大結局

第三季大結局很令人驚奇,不過先不講結局了,得先提提卡爾──原諒紫沅得先平撫一下失去安德莉亞的難過。最後一集整個劇情引導頗值得令人玩味,我們甚至不得不把卡爾看作是一個地下決策者,若不是他在一旁蹬鼻子上臉,瑞克黨很可能腳底抹油不知逃亡到哪去了。

差不多整整第三季,卡爾用一種超乎觀眾預期的行為成長,幾乎得到不少正面讚揚,果斷、勇敢、服從等等一切我們希望在瑞克身上見到的可說因為卡爾獲得不少滿足,很輔助式替瑞克補上不足的部分,最大功勞就是營救泰利斯與落單於門外的米瓊恩。讓觀眾幾乎可以用看待成人的眼光來看待他,不過對瑞克等人而言,是卡爾為自己贏來團體中發言甚或決策的權利,還只是單純將他看作一個吵著要糖果的小孩,於是不得不安撫他的作為?

在一整季的劇情中,不難發現卡爾在大事上是做不了主──他還是孩子,能指望他什麼,僅能用『參與』來聆聽眾人決斷眼前的形勢,也可說瑞克用這點來彌補當作在文明社會中用禮物或玩具搪塞孩子的哭鬧,甚至在季初,不難想像卡爾極速脫胎換骨的行徑,恐也是瑞克夫妻感情生變,以卡爾作為拉拔河的勝因;縱使蘿莉在季初對卡爾莽撞的舉止責難,但已阻止不了卡爾將玩具──參與團隊──緊緊握在手中的佔有慾。

瑞克用『參與團隊』來顯現自己對卡爾的看重或放心,不管是卡爾還是觀眾也都順理成章將瑞克的行徑看作這是同等地位的對話,但原來這不過是瑞克彌補父愛的方式。在最後一集中,卡爾兩度甩臉子,逼得瑞克也兩度放棄與眾人協商好的決定,順了卡爾的心意,留下戰鬥與趁勝追擊,這個程度是卡爾再也無法滿足單純的參與,孩子要的永遠只有更多。這兩個決定好運地獲得成功,若不提對錯,瑞克一面倒地只知替卡爾如願,置團體安危於外,恐也是一記警鐘。一枚象徵正直果敢的警察徽章,讓一向視作珍貴的卡爾在最後一集中大意丟失,不知是否也暗示著卡爾光明的一面也逐漸消逝了呢?

TWD_GP_316_1127_0060

卡爾的好運來自於敵人僅只表面的強大,我們終於看到伍德伯里為何人數眾多,卻無法同瑞克黨僅有少數人就成功肅清監獄,一個他們本視作為不可能的任務,原來就是一隊烏合之眾。儘管在資源與武器有強大的優勢,儘管菲利普成功挑起眾人戰鬥的怒火,但一計空城計與聲東擊西,就把這群普通老百姓嚇得屁滾尿流倉皇而逃。菲利普的失策在於把普通老百姓看作訓練有素的軍人,問題是,他根本從來也沒訓練過,把幾個人擺在圍欄上打行屍就全充他們歷練了。

雖說武功不濟有把好劍勉強也能闖蕩江湖,但這是對遇不上高手而言,遇上瑞克這群人三年來及最近一整個冬季一路清掃行屍,肅清監獄又有穩紮穩打的攻擊隊形,伍德伯里充其量就是數十個雞蛋去砸幾顆小石頭,儘管數量多得看似很可怕,仍是以卵擊石啊。僅有葛倫與瑪姬做做樣子驅趕,就把伍德伯里的怒火瞬間滅了,這群老百姓的確是受了一記震撼教育。

菲利普或許是很成功的演說家,這個特質只須他如何懂得煽動人心,但絕不是運籌帷幄的指揮官,基本上他也從來不是,指揮幾個人輪流去守圍欄也稱不上什麼調度,他卻把自己看作極為成功的總司令。整季來,伍德伯里被塑造得很強大,在結局卻被像釘子一樣的瑞克黨給戳洩了氣,強弱在交火之際瞬間一分高下,讓人不免質疑,菲利普到底為社區做過什麼好事。菲利普很懂恫嚇、賞罰、威逼利誘這幾套,在攬人心這一塊用了十成的心力,遇上瑞克黨後,只權充他對武器的倚賴就自得意滿,一意彰顯自己居高臨上的威勢,不接受談判只接受投降,卻沒想過自己背後是一群幾乎連槍都瞄不準的老百姓。他沒有想過在有這些資源時,讓這些人做起自保的準備,換言之,不若瑞克黨早是人人皆兵的態勢,菲利普擁武器自重讓我不免以為他只是個有收集癖的人,就像收集那些人頭,覬覦米瓊恩的武士刀,放著看沒想過用。

菲利普射殺一群無辜人是我在結局第二個感到驚奇的部分,無法理解他為何選擇放棄自己經營許久的社區,我能想見的,就是這群人的怯懦引發他對自己失去女兒的遷怒。即便菲利普本身就是個吃乾抹淨、沒有用處的人就不用留的腹黑角色,反之社區當下也還有足以利用的空間,卻仍讓他在盛怒之際作此決定,或者說,在經歷過與瑞克黨的數度交手後,菲利普已明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團隊,一個忠心且不對他的決定有任何反駁的團隊。就算仍能利用卻沒有任何價值,菲利普毫無人性滅了這群人也不意外了。

當然,菲利普這角色在透過劇組宣布,已成為第四季常規演員,也說明監獄往後要迎來的恐是已蛻變再無任何人性可言的菲利普帶來的報復。儘管瑞克接手菲利普遺留下的老弱婦孺,看似團隊增大,但這群人能有幾個受用,又會不會再度分化團隊和諧,恐還是觀眾擔憂的部分。

TWD_GP_316_1120_0189

紫沅可以想見自己不太能寫好安德莉亞的部分,這個在該劇最讓我深愛的女角,從第一季所有女角中,我的眼光就只鎖定她了,即便那時還不知悉這角色在原著漫畫的地位。在網友留言吞吞吐吐忍下結局未說,紫沅就有了不安,在欣賞大結局前還想著──應該不可能吧,安德莉亞怎麼說是瑞克黨少數的重砲手也是原著漫畫第一要角──劇組很該器重這人物才對,這也從來不是我預估安德莉亞在伍德伯里的最壞下場。傷心失望的紫沅終於很少見的把這篇文鎖了一天才寫。

原著的重要人物被劇組大手筆砍掉,一定得經由作者同意,作者羅伯特也為安德莉亞這人物的失去做些補充。季中時,劇組其實也是製作的建議,安德莉亞得符合這人物的性格而死亡,這建議的確讓羅伯特及一干編劇群為難,甚至懷疑讓這人物死亡是否恰當,這首當也得從安德莉亞原有的個人生涯提及。在劇中還是原著裡有提及,不太確定了,安德莉亞本身是個人權律師,她對這職業的認知與投入並不該隨著進入行屍世界而有所質疑甚或放棄,換言之,在劇情進入人性面的鋪陳開始,劇組就認為安德莉亞對人命的爭取也該有所前進。

劇組認為安德莉亞的死亡是帶給瑞克也可以順當指是觀眾一個正確的方向,對人命爭取而不是草率,一個有意義的結局,一個推動劇情走向的正面價值。觀眾應當不難察覺,在季中回歸後,安德莉亞逐漸著手為兩方人馬爭取、交涉、促進談判的手段,她一頭栽入卻未受到兩方任何支持,也如同她作為律師對爭取人命從來是單打獨鬥。其實劇組對安德莉亞的作為隨著第二季的戴爾是更加深入描述,戴爾曾經舌辯群雄就為了爭取一個不知是否會危害團隊的人命存活,那時的戴爾也是孤單,也僅是爭取一個人就如此無能為力,在這兩方有這麼多人命,安德莉亞的力不從心也幾乎是當下的戴爾數倍。

我只是不想見到任何一個人死──為了初衷,安德莉亞把自己的命也賠進去,一句『我盡力了』,在繳出性命之際,得知監獄與伍德伯里沒有人傷亡,安德莉亞也算走得安心。只是,瑞克黨還得遇到多少如菲利普視人命如草菅的變態,觀眾是否又還得在意外之餘等著下一個為爭取人命的人物犧牲?或者說,劇組在安排這些汲汲營營爭取人命價值的人物為此犧牲前,這些人物與觀眾又何辜呢?

【陰屍路】第四季將會在秋天回歸,據透露,泰利斯會在第四季有吃重戲份,當然菲利普的潛逃會否殃及監獄,瑞克黨又該如何做出因應措施,我們不妨忍耐幾個月吧。

TWD_GP_316_1116_0098


摩登美人
本文同步於Miss Modern Look摩登美人線上雜誌-「紫沅愛看戲-英美影集專欄」





創作者介紹

紫沅 賞玩人生

紫沅 賞玩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柳似雲
  • 老實說我在上禮拜把陰屍路上半季一次補完,感覺十分舒爽(?
    所以去找了原作漫畫來看...

    但我沒想到劇情會相差這麼多...

    下半季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錘神搭擋的出現阿
  • 我會選擇把漫畫當作初稿來看,畢竟漫畫裡有太多東西真的很不適宜在電視上播出,你懂的。

    紫沅 賞玩人生 於 2013/02/15 06:19 回覆

  • 春哥
  • 劇組真厲害 利用一個小插曲讓帶瑞兄弟回歸瑞克的團隊!!!!!
    剩下槌神了
    州長真是變態...................
  • 戴瑞是回來了,不過梅爾真是個不定時炸彈啊

    紫沅 賞玩人生 於 2013/02/23 07:38 回覆

  • 悄悄話
  • 春哥
  • 哎呀~
    跟你一樣
    我很期待梅爾與黛瑞 米瓊恩都變成瑞克的左右手.....
    可惜.......
    若有多一點的寬恕 多一點的包容.....
    或許 梅爾也不會這麼快就領便當
    還能撐到第四季
    看到兩兄弟倆眼互看時 我都快哭了==

    或許梅爾就真的只是兩方所利用的工具
    但對戴瑞而言卻是他最親最愛的哥哥
    但這樣一來也更鞏固了戴瑞以後會一直跟著瑞克
    一喜一憂 真是......哀~
  • 對啊,戴瑞哭的時候真的很令人心痛,如果劇組有一天要賜死他,我一定會罵死劇組了,而且美國要降國旗以示哀悼才行。

    紫沅 賞玩人生 於 2013/03/27 12:27 回覆

  • 春哥
  • 戴瑞如果死的話我就不看了
    雖然他是虛擬的角色ˊˋ
    還是會看完它拉....
  • 我也還是會看,會用恨恨地的情緒看ˋˊ

    紫沅 賞玩人生 於 2013/03/29 08:36 回覆

  • 春哥
  • 亞馬遜女戰士 跟科學家.......
    說不出口了
    不是說亞馬遜女戰士會跟瑞克在一起嗎><
    我還想看牠們一起並肩作戰呢
    畢竟他是瑞克好兄弟練出來的"亞馬遜女戰士"

    第四季什麼時候出
    迫不及要看了
  • 對不起,我太難過了,此刻無法回覆T.T

    紫沅 賞玩人生 於 2013/04/02 10:42 回覆

  • 柳似雲
  • 看完原作我一直覺得安德莉亞是重要人物,應該是不會領便當吧?
    但出乎意料的,跟米爾頓一起走了

    只是想想原作的跟影片中的安德莉亞個性也是有所出入,或許這樣的劇情走向才是更好的吧

    總覺得卡爾的走向似乎是越來越黑暗了
    警徽都給丟了....

  • 對啊,是跟原著不同,但我還是很不喜歡劇組就這樣砍掉一個人

    紫沅 賞玩人生 於 2013/04/05 15: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