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2 這怎麼回事,虎媽媽?

Episode 2 這是怎麼回事,虎媽媽?

觀眾瞧得沒錯,先知媽媽換人演了,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說的就是這個,為了加深凱文的重要性,劇組特地換了演員。後期這個虎媽媽-琳達在劇中有什麼疑點,還是劇組又編了一個不知所謂的角色,說真的,我已經沒法猜測【Supernatural】劇組的逗趣想法了。

勞倫Lauren Tom,這個女演員在好萊塢華裔演員中算有知名度,曾演過多年前知名的電影【喜福會】,也曾在【六人行】第二季中客串,扮演羅斯的亞洲女友茱莉,但大多時她都擔任配音的工作。時光推進的真快,這會兒勞倫也掩不住年華逝去演出別人的老媽。

劇情中,不聽勸的凱文決定甘冒風險前去見老媽一面,溫家兄弟為了討好萌先知乖乖翻譯神之語只得答應,果不其然,克勞利為了逮到先知早已預先安排惡魔在他母親四周。溫家兄弟很夠義氣替凱文剷除惡魔,讓他母子倆喜泣重逢,虎媽媽知悉兒子無端涉入這種超自然危難,竟比尋常人早些接受自己的處境,這是說華人母親都有超堅強毅力與適應力嗎?琳達為了親自保護兒子的安全,不惜放下僅有的一切跟著亡命天涯,當然第二集可說是勞倫佔了不少目光,將守護孩子的強大母愛毫不保留的詮釋出來,這一集光是看她演出就夠精采了,尤其打克勞利那一拳真是非常虎虎生風啊。

不過狡詐的克勞利不是省油的燈,為了早一步取走石碑,琳達不慎被克勞利附了身,迪恩不肯錯失剷除克勞利的機會,就在下手之際,凱文及時阻止。奸計得逞的克勞利臨走前還不忘挑撥,凱文就這麼私下帶著琳達遠離溫家兄弟。失去石碑又失去先知,溫家兄弟的努力又打水漂,同時,克勞利離去時也留下一件訊息,萌先知凱文的父親是個神秘角色

在這集中小卡也回歸了,小卡在上季末竟然無端拋棄他始終溺愛到不行的迪恩,這點讓觀眾大大不信,這哪是我們一貫看到的小卡啊。但小卡的出發點還是為了迪恩,犧牲自己當餌,讓迪恩能在煉獄多幾分生存的機會,不受僅存的利維坦追殺。但是--劇末卻出了讓觀眾更無法置信的伏筆,換迪恩拋下拖累的小卡?

迪恩究竟是怎麼逃出煉獄,後期會有不少回溯情節,將他的出場合理化,沒有再簡單幾句話帶過了。

Episode 3 心痛     

Episode 3 心痛

這集是支線劇情,在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里斯市出現了兩起間隔六個月的掏心血案,但兄弟倆對此血案明顯有了不同的態度,薩姆意興闌珊,而迪恩卻是興致高昂。我說迪恩有了先前的地獄經驗果然不同凡響了,從煉獄回來果真身經百戰,返回陽間就能立即投入職場,之前有的地獄影響如今都不復見,當然除了那件小卡無法回來的秘密心事。

薩姆急欲找回凱文和石碑好結束千篇一律的獵魔,迪恩卻仍同以往,旅途間不忘順道解決超自然案件。這兩兄弟八季來不斷重複著、循環著過往的問題,觀眾也明顯看出,回復單純生活的適應力是薩姆高出一籌。不管是第一季開播迪恩拖著薩姆又重回獵魔日子,跟這季薩姆又被迪恩的重生擾亂平常,薩姆對獵魔本職的必要的確不如迪恩看得重,最明顯的就是兩人前後面對平淡生活的態度,迪恩的耿耿於懷與重拾本職的激昂,跟薩姆的怡然自得與灑脫就見了分歧。

只是這點劇組經過了八季都還沒替溫家兄弟找出個折衷,觀眾總是重複看著兄弟倆輪流倦勤,到了此時兩人年歲漸長,很該真正替他倆想個一勞永逸的辦法才對。說真的,影迷已經非常心疼溫家兄弟在這麼大的世界卻無法擁有容身的歸屬感,最起碼利維坦收線後,找個再如鮑比之處的固定落腳點應該不難吧。

劇情中,薩姆雖然興致缺缺,但還是不敵迪恩擺出兄長的威勢跟著前去解決那起掏心血案。這集不脫以往仍釋出了象徵性的玉米神,馬雅文明中受崇拜與敬仰的神明之一,不過神明沒出現,出現的是活了千年的馬雅人為保青春與狀態每年兩次以心臟做獻祭而獲得長生。兄弟倆來到明尼阿波里斯市殺的卻不是那名馬雅人,而是他自殺後捐獻出的器官引發了八個為保長生的無情之人作惡,劇情中沒說他們當初是如何發現益處與結夥,總之,馬雅人的器官仍殘留當初獻心的詛咒,影響這些人必須每年都得犯下兩起血案。兄弟倆阻止血案繼續發生的唯一辦法,就是毀了馬雅人捐贈出的心臟。

劇末簡短帶出薩姆與艾蜜莉亞的小小回憶,如果說支線故事與薩姆的戀情有著什麼樣的呼應,大柢是為了心愛之人而選擇回歸平淡吧,就如同那名馬雅人在擁有真愛後再不願長生而選擇結束漫長歲月,薩姆想做的也是結束那足可纏繞他一生、迪恩總是頻頻告誡的家族使命。不過,薩姆在未告知下就離開艾蜜莉亞,這段戀情恐怕還有得修了。

Episode 4 咬傷

Episode 4 咬傷

這集用了我一向不喜愛的偽紀錄拍攝手法來述說劇情,這對【Supernatural】來說當然是新的嘗試,對電影來說卻用得爛了,劇組可能想該劇的調性與恐怖片相似,所以喜孜孜拍攝,可是卻害得我差點快看不下去。劇情不錯,純粹是手法讓我不喜愛。用這手法來拍攝到底必不必要,對述說劇情能不能增加更流暢的演出,或許可能不在劇組考慮之內,唯一稱讚的,劇組很合理轉了一向以溫家兄弟說故事的視角,改以配角行進劇情,讓這拍攝手法沒有出現疑竇,也讓觀眾很新鮮地彷彿當自己是偷攝的路人來看主角,儘管我真的不喜愛。

我不喜愛的理由當然是覺得那些整天帶著相機錄影的人太不合邏輯了,到底有幾個人能一整日連吃喝拉撒睡都錄進去啊,而且鏡頭的晃動與承接都讓我看得好暈。觀眾不知還記不記得開啟這寫實手法的【厄夜叢林】,爾後就出現了一窩蜂跟拍風,言明要將最寫實的恐懼呈現給觀眾,但呈現給我的不是恐懼而是眼花撩亂,此後我就不碰這類電影了。【Supernatural】在這集向【厄夜叢林】致敬,也來一段小小的叢林逃命劇情。

故事中的怪物是純種狼人,因為無法克制品嘗人類心臟的癮而作案,後怕被警察查出真相,咬了無辜之人當代罪羔羊。被咬的學生發現自己有了莫名力量反而沾沾自喜,同伴見此也是羨慕,直到釀出大事。溫家兄弟一路找尋線索,殺了狼人後又追尋到這些學生來,但已晚了一步,同伴間互殘,只剩一個女孩遠走離去,信誓旦旦保證不會傷害別人。

總是不肯放過萬一的迪恩看完錄影,難得給這女孩一次機會,沒有繼續追殺。迪恩或許想到的是自己曾被轉換成吸血鬼的經驗,他也是非自願,聽到那女孩保證不會傷害人,其實就跟當初自己努力不喝一口血的情況雷同。不過他能逆轉變回正常人,可惜的是那女孩永遠沒機會了,終其一生都得克制隱欲與逃避獵魔人追殺,影迷應當都還記得第二季十七集讓薩姆流下男兒淚的劇情吧,不管有沒有吃下心臟,狼人是沒法逆轉的。

Episode 5 親兄弟

 Episode 5 血兄弟

這集回到主線,讓觀眾先知悉吸血鬼班尼的背景,一整集可說是班尼的個人戲。繼續追蹤凱文下落的溫家兄弟到了某處又失去線索,陷入膠著的兩人只得短暫停下腳步,突如其來一通來電,迪恩暫時放下薩姆,獨自前去應援班尼。

劇情中透露,班尼在煉獄時不顧可能會被迪恩殺害的危險,堅持要一道逃出生天,也不斷釋出誠意搏迪恩信任,為的就是有機會返回人間復仇。原來班尼當初是逼不得已被轉換成吸血鬼,稱給他新生的吸血鬼為父親,從此一丘之貉幹盡不少壞事,迪恩諷稱他們為一窩「吸血鬼海盜」。已對班尼信任有加的迪恩就這麼勇闖吸血鬼老巢,匆忙趕去幫忙。

班尼做盡壞事,當再度犯案時,卻遇見改變他一生的女人-安德莉亞,於是割捨同伴,與安德莉亞藏匿無蹤,這對吸血鬼來說是個徹底的背叛。於是父親找上他倆,毫不留情就殺了他們,班尼就此淪落煉獄,但回到人間才發現,當初安德莉亞奄奄一息之際,父親又轉換了她,兩人再度重逢。班尼如願報了大仇,也順道結果了安德莉亞,不想她再與吸血鬼世界糾葛,班尼的背景暫時交代完畢。不過這吸血鬼父親也太沒搞頭了,前頭敘述的好似有多厲害,沒想到就這麼簡單掛了。

在這集中觀眾又多知悉迪恩在煉獄遭遇的一些消息,據悉一個活生生的人類待不住煉獄,那就像臉上長逗子一樣,煉獄想把迪恩這個外來物擠出去,所以才有機會離開,班尼就是想搭這順風車。而小卡天使的身分在煉獄就像一座燈塔,會吸引怪物前來,尤其僅存的利維坦更急欲想撕了小卡,但逃出生天的方式目前還沒演出,據說那也不是小卡能容易離開的辦法或出口,總之迪恩堅持一定要帶小卡離開為他三人添了萬倍的危機。

被丟下的薩姆當然也有事做了,述說班尼背景的同時,薩姆與安蜜莉亞的戀情也開始鋪陳。艾蜜莉亞無親無故,與當時失去迪恩的薩姆同病相憐,但她對薩姆的初期印象並不好,不管怎樣,有著相同孤單的兩人就這麼開始交集了。

礙於吸血鬼巢穴獨自闖入過於危險,迪恩只好喚薩姆前來幫忙,只是班尼早一步都料理光了。迪恩大方介紹班尼,而薩姆似乎已察覺班尼的特別,也在劇末為兄弟倆埋下無法預料的情況。目前班尼的好壞真的無法料準,劇組會否採用當年盧比的老路也說不準,畢竟龐大主題目前都已收線,只著重惡魔,班尼身上還看不出有任何動機,與克勞利似乎也沒瓜葛,但如果班尼這人物的加入只為了回來報仇,劇組是否又得犧牲掉一個經營過的角色呢? 

Episode 6 南部的舒適  

Episode 6 南方的慰藉

行為古怪到接近不正常的蓋斯在這集回歸,這回冒充「德州騎警」來到南北交界的密蘇里州查案,身分扮演真是完全脫序,難怪溫家兄弟一見他就打冷顫。

從第六季開始只出現名字,到接連幾季露面客串,蓋斯算是【Supernatural】目前僅存不多還值得讓觀眾留念的客座演員,沒辦法,劇組太會砍人了,預算少到劇組只能拼命節省成本。不過即使出現不多,蓋斯的古怪倒頗讓觀眾喜愛,或許就是這一點讓劇組偶時會想起讓他來串場,而且也不用花費腦力去經營,挺符合效益。

但這集劇組稍微介紹了蓋斯的背景,原來這個粗枝大葉的蓋斯不僅上過大學,還曾是名牙醫,頭腦也是一等一的棒,讓兩兄弟聽得都快掉下巴。他進入獵魔人世界的原因據說是幹掉了一個牙仙,雖然蓋斯說得很正經,可惜生來就是喜劇演員的臉不僅溫家兄弟打從心底不相信,連觀眾也當他說笑。不過就像我前頭提過的,劇組開始會強調人物的背景表示將會勘任大用,無論蓋斯的戲份往後會不會增多,但劇組往後若還想繼續找他客座,讓觀眾投入這角色多少能增加點親切度。

這集是支線故事,一隻厲鬼附在人身驅使人們隱藏在心中的憤怒全數爆發繼而復仇,在密蘇里州犯了幾起血案。厲鬼會讓人們流出綠色液狀的靈質,這跟【Supernatural】裡早已設定兇猛惡鬼會讓人流出黑色液狀靈質有什麼不同,老實說,我覺得只是劇組編不出新花招,所以來個同中求異罷了,最主要的其實是這集的支線是要順當補述主線劇情的梗。

溫家兄弟從開季就存在了芥蒂,每季劇組都得想方式讓兩人開誠佈公說出心底話,然後好和和睦睦攜手打鬼,沒錯,這集就是真心話時間,而蓋斯就充當鮑比的和事佬工作。觀眾從開季就明顯瞧出迪恩心中的不滿,果不其然,厲鬼附到了迪恩身上,讓他能一股作氣徹底數落薩姆的不是。看溫家兄弟不停爭吵早就是家常便飯了,這集除了蓋斯有看點,其餘的就是【Supernatural】的例行事務,溫家兄弟吵架合好再吵架合好如此而已。插話一點,劇末蓋斯不經意爆出鮑比生前的口頭禪,一瞬間還真讓我感覺像看到了鮑比。

Episode 7-3

Episode 7 凱文的小把戲

喔,我愛死這集了,當然是因為卡斯確定回來囉。從第一集到現在,目前整個行進我都還滿意,惡魔是主戲,儘管暫時保留了天使,不過因為天使的強大威能早不復見,惡魔也開始恢復前三季裡那般的破壞性來,溫家兄弟又能剷除他們熟知且殺得習慣的惡魔了。自從克勞利掌管地獄開始,老大的頭銜一直掛得名不正言不順,不僅溫家兄弟慣了當他仍是十字路口惡魔頭頭,連觀眾也沒將他當是地獄大哥,無非是因為這幾季的大頭目都比他兇殘多了。

現在,我們可不能再小看克勞利。一路升遷上來的克勞利靠的就是腦子與手段,他或許不是溫家兄弟最怕的敵人,但絕對是最難纏的敵人。幾季來與溫家兄弟亦敵亦友,克勞利的優勢就是知己知彼,讓他這段日子的出場總是高高在上無畏無懼,兩兄弟閃過一個眼神,克勞利就猜懂他們放什麼屁了。這季克勞利終於能展現他地獄頭目的威能,面對狡猾的他,兩兄弟可得拿出千倍的戒心不可。

觀眾對於迪恩的懷疑可以放下心了,他並沒有辜負小卡對他的溺愛,只是因為沒有成功救出小卡,以致萬分愧疚,才讓觀眾誤以為他絕情拋棄了小卡。原來小卡自始至終都沒打算返回人間,在人間犯下的罪孽讓他自願留在煉獄受苦受難。

凱文失蹤後帶著母親琳達躲避惡魔與兩兄弟的追蹤,但初入超自然世界的琳達還沒領教過惡魔可怕的滲透力,毫無戒備就與外人聯繫,果然吸引克勞利前來抓人。在此之前,克勞利折磨一名天使,從他嘴中逼問出所有先知名單,試圖再找到第二個凱文翻譯神之語。【Supernatural】在這集對先知的背景加入了新設定,原來先知一次只能一個擔負重任,名單上的先知都是預備,除非凱文掛了。當然劇組也在這集透過小卡告知觀眾恰克應已過世的訊息,換言之,先知是接力賽,劇組這次又草率了結一個角色,連出場都不用。總之凱文又落入克勞利手中,琳達命大躲過一劫,終於主動聯繫溫家兄弟。

這個虎媽媽真的很有能耐,竟然還親手綁了一個惡魔當合好禮,這惡魔會不會太廢了啊。這對母子成了第八季我最關注的角色,這麼可愛的母子劇組應該要多點戲份給他們才對。在這集中劇組再度提到梅塔特隆Metatron這個名字,上季末凱文翻譯石碑時就簡單帶過,資訊介紹是專為上帝紀錄神諭的書記官,Metatron字源表示最接近王座者之意,有神的代理人,天使之王之稱。軀體在天使之中最為龐大,背有三十六翼。在猶太教中地位崇高甚至蓋過米迦勒,但基督教神學界並沒公認,所以普遍不受大眾熟悉。為什麼劇組要再編一個天使之王呢,CW是否根本沒打算收尾天使戲碼,我只能說,CW應當還是非常重視卡斯這個角色的。

兩人一天使隨即衝往惡魔巢穴,好救出可愛的萌先知,大夥齊心協力救出凱文,但石碑也讓小卡毀成兩半,兩方人馬各佔據半塊。好久沒見到小卡的翅膀,都不知道他還能不能飛了,【Supernatural】劇組的克勤克儉克難眾所皆知,這集表現了小小的特效而已,就足以讓我們這些影迷激動得快熱淚盈眶。劇末那個天使會議室還挺奇怪的,雖說證明了小卡的回歸是同胞的挺身相助,但不知是否暗示小卡一直以來都定期返回匯報,而當他回到人間記憶就歸零,以致對這處會議室毫不熟悉卻不由自主就會稟報目前發展。劇組安排這一手有什麼用意呢,大家不妨腦力激盪一下,最重要的當然還是【Supernatural】三人組又能攜手同行啦。

Episode 8-2

Episode 8 英勇的獵人

這集給我的感覺有點悶,悶到我看完時,腦中竟然一點感想都沒有,讓我好惶恐,心想莫非這集要棄寫?或者說,這季從首播到現在,劇組用了大量的回溯劇情,使用次數之多已超過我的容忍極限。溫家兄弟各自有回憶鏡頭在這短短八集無盡的分剝現在的故事行進,觀眾必須得在當下與過往的情節裡跳進跳出,我是跳得都快精神耗弱了。

迪恩的煉獄之旅隨著上一集卡斯正式回歸終於交代完畢,劇組鋪陳迪恩的重生,加上有小卡這個吸睛天使,雖然大量穿插在劇情裡也還不致引起不耐。現在主要的就是薩姆的短暫情緣還沒收線,但劇組花費精力鋪排,影迷只能在薩姆的回憶欣賞到愛蜜莉亞,到現今還是沒望到活人一眼,不知道劇組費盡心思鋪排這段過去的感情到底有什麼意義。明白說,薩姆在第一集捨下愛蜜莉亞離去,並向迪恩表示這段感情已到終點,這集也告知兩人走向結束的原因,如果兩人往後因此再無瓜葛,這段回溯真的是打算讓影迷挖眼睛了。劇組這麼用力交代薩姆在過去就已結束的愛情是腦出血了嗎?

不妨我們用這集為薩姆已逝的感情點出用意。這集的主題述說的應當是逃避與承擔,明的有小卡是否該勇於承當過往自己的罪孽,並回去面對天堂的紛擾;暗的是薩姆急於踏入人生的新篇章,逃避內心對獵魔的職責與失去家人的痛苦。小卡在這集中對自己的悔悟鋪排的很簡潔,隨著案件的當事人將自己的心思關在卡通世界,被歹人利用藉以犯案,到最後終於勇敢再次面對現實,給了小卡一記當頭棒喝。

小卡原本怯懦返回天堂收拾殘局,經過這一起事件,終於挺起胸膛當一個有肩膀的天使,不過他的贖罪行動暫時被天使-娜歐米拒之門外,不准小卡此時返回天堂。娜歐米的用意是什麼,那是往後的支線,這集對小卡的警世箴言就到此為止。重要的還是得說說薩姆。

這八集中,薩姆對獵魔的態度不如以往勤奮,當然這種工作得付出的心力與犧牲卻獲得反回報多是造成薩姆興致缺缺的原因,開季首播選擇離開愛人是逼不得已,畢竟艾蜜莉亞的丈夫回來了,重拾獵魔本職也是不得已為之,誰讓迪恩就是這麼一個無法讓人拒絕的男人呢。短短幾個月的愛情是薩姆逃避現實的美夢,可以不用舔拭傷口將痛苦拒之門外,這樣的生活在當時看似乎很真實,直到這集,劇組給觀眾的意喻無疑是那時的日子就像此集中的卡通世界,遙遠而又不可得。逃避現實,拒絕承擔傷痛,到了這集劇組才讓薩姆緩緩撕開OK繃(創可貼)一角。但薩姆是不是如小卡一樣省悟,我會說,那可能是薩姆永遠無法結痂的傷口,畢竟對於獵魔,他永不像迪恩這麼一心一德貫徹始終。

薩姆本身就是矛盾點,相較迪恩在第六季擁有過正常生活卻仍不戀棧重拾家業,薩姆想追逐的無疑比迪恩複雜得多,一面擁有了新人生,一面卻又對拋棄獵魔職責感到隱隱不妥,而當做起老本行又對過往的單純緬懷,薩姆就是個矛盾且從不知該追逐什麼的可憐人。劇組花這麼多集鋪排可能沒有結果的感情(未到季終無法作數),用意可能不是讓影迷歡欣迎來薩姆的第二春,至少現在不是,他對弗瑞德說的那番話情真意切,不僅打動小卡,也喚回弗瑞德的理智,而薩姆又從自己的話認清了多少,不能斷定。面對這樣的薩姆,影迷至少不能現在就能寄望他如同迪恩對於未來彷彿有清晰而明確的路。現在的確還不能。

對了,這集的貓開口說的那句:Dumbass,真是太夠精闢。

Episode 9  Citizen Fang

Episode 9 獠牙居民

本集有個衝突點,因為關乎班尼,迪恩的信賴放任與薩姆的警戒叮哨為這個衝突點仍舊拔河。班尼這個關鍵人物到底在本季關鍵什麼還是沒瞧出來,不過目前為止作為劇組安置在兩兄弟間的核心衝突,班尼這怪物看似與兩兄弟過往的事件有些相似,但實則仍有明顯差別,至少不能將班尼簡單看作盧比或是艾米這樣類似的事件對待。

而衝突的起因,就是兩兄弟仍將班尼當作以往事件處理。遙想劇組在做本季前導時曾提出會讓兩兄弟比以往更加成熟,用說的影迷不信,兩兄弟如何成熟才是大家想看到的,而班尼的存在是不是劇組為兩兄弟對於獵魔的做法或手段趨於成熟智慧,老實說我無法斷定,畢竟班尼比起盧比過於積極示好的詭異不同,他也不同艾米該不該殺的這種表相問題簡單。

兩兄弟對於獵魔始終重複一個疑問:(好的)怪物到底該不該殺。提了放下,放下了又提,到了班尼這人物出場,這疑問似乎不能再簡單解決。薩姆對班尼的排斥甚至疑心,可能取決於曾受騙於盧比,及這是迪恩以往對他逼迫的事(當初逼迫要殺艾米),如今卻反過頭來不聞不理還一副班尼有權生存的模樣,引致薩姆暗暗不悅。先不說這些心思可能造就薩姆無法客觀看待班尼,在本集中,馬丁的介入強化了問題的嚴重性,就是獵人憑什麼作出激進手段好證明或造就怪物真的殺人?

很巧的,【Supernatural】在第四季第四集的劇情剛好能為本集作個解釋,詳細劇情我就不多述,影迷自行去看,但這兩集同樣顯現的問題,獵人採取進逼的手段強調怪物殺人的天性不可移,這個錯到底該歸咎獵人所逼,還是怪物的天性所逼?薩姆在這兩集的做法天南地北,影迷畢竟也無法怪他曾受盧比所騙,難免擔心迪恩重蹈覆轍,而班尼殺與不殺,兩兄弟的抉擇只能待【Supernatural】回歸時再見他們如何處理。

在本集中,可以很明顯瞧出,迪恩對於獵殺的原則還是不變,當他真懷疑班尼可能殺人時,他是帶著刀去逼問實情。只要班尼的答案如薩姆所說,迪恩下一個動作就是斬殺班尼的頭,報恩這機會他給了,班尼的重生與自由就是事實,迪恩早已不欠。艾米對兩兄弟來說一直是隱而不宣的心結,每當兩人對怪物有不同看法,艾米這人物就成了兩人爭執之一。迪恩在這兩件事上卻未作出不同做法,艾米殺人於是他獵殺,班尼被疑心於是他帶刀去問,對迪恩而言,班尼是過往戰友他願意給予澄清的機會,但只要真殺人了,迪恩就會作出如同對待艾米的手段。

而薩姆則是不知不覺繼迪恩的方式走,開始質疑怪物反常的對人類示好,開始思索怪物背後的預謀或盤算,這不是說薩姆也開始變得冷酷,只是他幾次信任下都沒換來好的回報,採取距離性的觀察至少不會讓他再次受傷。我對薩姆是多點同情的,他的好心不管是被人有心利用還是無意,總是被踐踏,或許嘗試走迪恩的方式,他會活得心安理得。此外,艾蜜利亞突如其來出現了,薩姆的戀情又添了變數。

再提到班尼,他的過往糾葛似乎會造就自己的下場是什麼模樣,自回來後,不管主動還是被動,以往的一干吸血好友都回籠了,班尼想歸隱山林的心願成了遙不可及的夢。老天似乎也不太樂意看見這個罪孽滿身的班尼過得平平安安,他想融入人類世界,想隱瞞身分就近照顧自己的曾孫女-伊麗莎白,卻偏偏受獵人所逼犯下了迪恩最不樂見的錯。

Torn and Frayed

Episode 10 撕裂與磨損

在小卡返回現代後,隱隱突出了一個重點,在這集又更明顯了,就是所謂的『啟示錄』。這啟示錄跟聖經提到的不同,當然是劇組天馬行空想到的新鮮小玩意,大抵是第七季發現到這個橋段又想用到山窮水盡為止吧,總而言之,繼利維坦、惡魔之後,也出現了天使這種族的啟示錄。

這所謂的『啟示錄』給我的感覺,比較像是上帝為制肘各種族所創出來的一種防禦機制,沒有意外應當是防禦各種族妄圖滅絕人類的保險閘。會這麼推測,自然是劇中先知的功用,啟示錄無人會讀,只有上帝的代言人-先知才有能力讀閱。不少聖經文學與戲劇多描繪上帝愛人,甚至讓天使向人類低頭而導致路西法叛變,劇組自採用天使戲碼後,似乎在這點又更發揚光大了。

回到劇情,克勞利自成為地獄之王後,雖不比前幾季的魔王來得威風八面殘忍狠毒,甚至時不時卑微落魄,但他的手段能力似乎逐日成長茁壯,這次更吃了豹子膽半路抓了個天使來虐待。到了現今,捕殺克勞利的棘手程度比起前幾季的魔王有過之無不及,他的狡猾與能屈能伸,讓溫家兄弟手上的刀刃像抹了油,始終難以找著一處要害來殺。比較讓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的地方是,是不是成為地獄之王後,能力自然而然無限加分,要不天使語言怎麼克勞利一聽就通呢?

小卡回歸後的異狀在這集終於稍稍解開,娜歐米這位天使到底是何等階要到後期才知道,目前僅能猜測的,就是天堂為何沒有誅滅小卡這個叛變天使,大抵因為他是現今最為接近人類的天使,而娜歐米還須透過他的關係讓溫家兄弟做些無法預估的事。不過看在娜歐米為了要讓小卡順從而做出的殘忍手段,這角色是好是壞實在無法料準。我只能說【Supernatural】創造出來的天使不僅威信全無,還十分弱化,教影迷根本沒法安心。

這集的重點還在薩姆身上,看到這集,我只能感慨溫家兄弟自動背負的責任實在太多了,尤其是薩姆,從第一季到現在,他幾乎是被推動地去做所謂的家族事業。其實看到首播迪恩回歸,薩姆對他說的話我心底很是無奈,客觀而論,薩姆的想法並沒錯,這世界每天都有人死,他們窮盡一生能幫助到的人比起因詭異而喪生的人實在成就感太低,又為了什麼他們得跟平常人不一樣,必須犧牲一切去完成難以換來的真正的安寧。我不會說這樣的薩姆很自私,他的確已犧牲過自己,而他要求的不過就是擁有平常人的生活。

薩姆最後選擇迪恩拋下愛蜜莉亞這結果我並不意外,這結果並不讓薩姆感到開心也是自然,他會做這種選擇,實則是因為沒有感受到迪恩是真心的放他離去,沒有等到迪恩真誠祝福他擁有自己的人生的那一天,薩姆都沒法拋下迪恩。

LARP and the Real Girl1

Episode 11 真實遊戲

在上季主要打擊利維坦的關鍵客座演員-查莉又回來了,聰明地退出這場風暴,果然保住一條小命。不過事實證明,即使改名換姓也沒用,一旦和溫家兄弟有過瓜葛,即使不死也半條命,好啦,這是開玩笑的。這集是過渡劇情,大抵功用是讓兩兄弟回復一些緩和的氣氛,修補一下關係,畢竟薩姆拋下愛人,迪恩割捨與班尼的交情,兩兄弟的確需要單純的案件重新感受相偕殺怪的感覺來。

在此之前先提一下蓋斯,蓋斯這人物從一開始只有對白帶過,到現今撐起鮑比的實質功用,不得不說,還蠻教我驚喜的。這人物的特質描述不多(畢竟是客座),每回出現也都古裡古怪帶點神經質,感覺就是隨便拿來領便當用的,但隨著劇情進行,蓋斯這角色也開始挖出些優點來。雖然有些瘋癲,但對超自然事件天生帶著些敏銳,不消說,這回的案子就是他主動提供,讓我不得不相信他因為除掉牙仙而成為獵魔人可能是真的了。再者本身竟蠻有責任感,在鮑比過世後主動擔起聯繫獵魔人的責任,而且似乎還做得有聲有色,腦子裡果然有些小聰明啊。

這集主要可以讓觀眾看到,美國漫迷對於投入動漫世界有多熱忱,看過【生活大爆炸】的觀眾應該可以粗略體會,不過這回真人角色扮演的遊戲竟成了真實。溫家兄弟循線來查,意外發現一年前告別離去的查莉,查莉一見到兩兄弟,就彷彿看到索命閻王,誰讓她是超自然事件中難得能逃出生天的活口,兩兄弟的出現無異代表著自己又捲入了未知風波。

As Time Goes By

Episode 12 時光飛逝

不知不覺又到中場尾聲,【Supernatural】第八季上半場的表現較前兩季回溫了不少,主線劇情一直拿捏得很緊,當然這也是因為要回復第三季以前那種陰森打鬼風格,實在也是回不去了。老實說巴望【Supernatural】回復舊式風格的影迷是該早早認清,畢竟已經繳出不少鬼怪,兄弟倆再怎麼打難免淪為重複,更別提還將不少異教神當作邪靈來打,來到第八季,主線故事佔劇情比例之重是可想而知。

這次惡魔再度擔起重大劇情的功能,雖說兄弟倆對於惡魔已不復之前畏懼,更具備應敵之道,但克勞利這人物出彩,狡猾而又陰險,也順理成章將惡魔的難纏度提昇。再回望此季兄弟倆與惡魔的糾纏,編劇還是盡到說故事的責任,即使沒有之前的可怖,卻也無法輕敵忽視。

這集的劇情將溫徹斯特一家的血脈傳承又提了略述,來到祖輩的故事。根據之前的鋪排,兄弟倆的母系家族是獵魔人出身,這點透過第六季不管近遠親皆是如此就已顯露,而父系則不詳,早前只知約翰.溫徹斯特出生於平凡的技工家庭,這回兄弟倆終於知悉祖上的淵由,而這點才是天堂極力撮合兩家姻親的緣故。

祖父亨利.溫徹斯特因受到大惡魔阿比頓的追殺,欲以血咒穿越(又玩)企圖返回兒子約翰身邊,卻因血親的吸引意外來到現代與兩孫兒相識,就此再沒能回去。依劇情顯示,亨利應是類似高於巫師與獵魔人兩者角色的身分,為劇情所說的紀錄者,紀錄人間超自然事件。他們傳遞對付超自然事件的方式或咒語,教與信賴的獵魔人去做撲滅解決,他們紀錄有關的知識不斷傳承給下一代,於是又稱做傳人

傳人似乎以血統為限,亨利言談之中就提到自己也是透過父輩傳承,而他也該將這些知識教導給約翰,只是惡魔作梗,亨利穿越到了現代,不僅再無機會回去,也讓該是傳人身分的子孫輩誤打誤撞成了獵魔人。亨利所屬的組織名為水瓶星,據稱曾在古文明亞特蘭蒂斯發現過該組織的徽章,意味著組織創建的年代已頗為久遠。

溫家血脈的來由又再做鋪排,我想多是要強調兩兄弟對於家族事業的看重與承擔,簡單說,還是編劇一招要讓兄弟倆認命乖乖做打鬼英雄的老梗而已。其實以我們華人眼光看,獵魔人就像武將,而兩兄弟實則該是做傳承知識的責任,一智一勇,只不過天堂的安排讓兄弟倆的肩上同時擔下了獵魔人與傳人的重擔,兄弟倆的命運是注定的了。

話說,原來溫家的基因這麼好,祖父也是個帥哥啊。亨利這位爺爺看來比兩兄弟的外公山謬重情重義多了,也可能是直系親屬的關係,亨利還是顧念著從未見過的親孫子的安危,危急時刻終究決定犧牲自己、犧牲返回過去的機會與兒子重逢,來換回薩姆一條命。看到這一幕難免還是替溫家感慨,亨利因為穿越無故擔下拋妻棄子的罪名,讓約翰一輩子無法諒解父親,原來卻是來到現代解救了自己的孫子,約翰泉下有知應當也能釋懷了。

這次的惡魔來頭不小,阿比頓曾是跟隨路西法叛變的墮落天使,被打入地獄後成了第一代惡魔,並被路西法挑選成為惡魔騎士,不僅純正本領也十分強大,連迪恩手上的弒魔刀都無法殺死她,故有本事為了追殺亨利來到現代。亨利極欲保護的鑰匙據說是能開啟傳人者的知識之窟,有關超自然事件的一切知識事物都存放於此,這支鑰匙會否成為下半季伏筆,得到後期才知悉。





 


創作者介紹

紫沅 賞玩人生

紫沅 賞玩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